敲啊敲啊敲着天堂的大门

一个满广满➕郁乃小可爱的脑洞

趁着锦织敦史还没有完完全全祸害我们郁乃,必须得写一些爽文…我真的好喜欢郁乃啊,郁乃真的好可爱哦,一个大耳刮子打过去完全就是我想象里郁乃该有的样子嘛!想和她谈恋爱ʕ•ᴥ•ʔ


郁乃和满中学就认识,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保持着外人看来像是欢喜冤家的友情以上爱情未满的关系:斗嘴、吵架、抬杠、但是仍然结伴行动。在他们三十岁出头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之前共同的同学朋友发现了两个人在社交网络贴出来的合照,居然是同居了,在庆祝搬家开香槟喝,啊,这俩人终于要结婚了吗!真好!
但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是一个没有出柜的拉拉和一个没有出柜的基佬,在日常社交圈里两个人都除了对方没别人了解自己的性取向了(其他了解性取向的就是通过其他途径认识的、能一起玩的人以及恋爱对象)。完全是搞形婚,为了以后能玩也没有人会说闲话,一合计就演了戏;两个人也搬了家,对外宣称两人同住的新房其实是满一个人住,郁乃新换的房间就在楼上,不过为了方便晚上约好了一起吃饭,饭则是两人轮流做
满有固定交往约会打炮的男朋友,就是广,但郁乃总体上说情路比较不顺,就经常遭遇一些弯爱直求不得的痛苦事情。拍开香槟喝的照片那天,郁乃除了喝掉一瓶香槟还喝掉一瓶干红和数杯伏特加兑苏打水,喝得眼泪汪汪,因为暗恋的职场上的后辈女孩,马上就要辞职去结婚做全职主妇了…郁乃一遍狂喝一边问满,究竟怎么才能找到固定的交往对象啊!我不想过这种生活了!太痛苦了呜呜!满:…顺其自然吧,就…郁乃:你站着说话倒是不腰疼!狗逼!满(冷漠脸):你说什么都对,我去泡茶你可醒醒酒吧
然后满就去泡茶了,郁乃感觉身心都十分不爽,坐着一边打酒嗝一边发呆。这时候满的手机屏幕亮了,醉呼呼的郁乃就很好奇,凑过去看,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在熟人之间也很失礼…结果是广发消息
广:实在对不起,在你不在身边的时候做了那样的事,我是个很没有自制力的糟糕的人
广:虽然知道你会生气,但我忍不住嘛,那样做太开心了,毕竟我也是男人啊
广:我知道你不会轻易原谅我,但起码让我给你找些替代品吧?就当是加深一下道歉的诚意
看到消息的郁乃:??????怎么回事??????
郁乃吓得酒醒了一大半,赶紧把满的手机屏幕朝下扣到桌面上,心想这岂不是一不小心目睹了渣男承认出轨全过程,又心疼多年损友满,哎大家都不容易啊…满端着茶杯回来了,根本没有去翻手机,又继续和郁乃说一些他和广之间的美好恋爱经历,希望能给郁乃一些经验参考。结果郁乃越听越觉得酒醒了,很生气:自己的朋友这么这么喜欢他,广这个渣男居然劈腿!那天晚上回到自己家以后,郁乃睡不着觉,想满看到那些消息会怎样难过,仿佛听到了楼下传来满低低啜泣的声音
从这天以后她小心翼翼观察满,但是很奇怪,如果是被劈腿,满的反应也太小了吧?可能的确是经常拉着一张脸,但还不至于是那种一般人被劈腿了的表现…有一天满打电话给她,说自己贼烦,约郁乃下班去酒吧喝酒。郁乃去之前觉得满应该是要和自己谈谈分手的事,打算好做一晚上的知心姐姐,怀着温柔大姐姐的慈爱心态走进酒吧。走进去一眼就看见广也在,就背对着门,正抓住满的手臂和他讲话,满一脸嫌弃地想掰开他的手
郁乃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细高跟一脚踹在广小腿上,把人踹跪下了:人渣!现在还来纠缠我朋友,你有什么脸面再见他!和你劈腿的野男人过去吧,满你过来,我们走——就去拽满,但是拽不动,满都吓呆了:你打人干什么?郁乃气得不行,事到如今你还对这个渣男有所留恋吗!这种人不该打吗!广跪在地上黑人问号:???什么人渣,我怎么不懂???



广到底做了什么人渣的事呢?答案是,广趁满不在自己家的时候悄悄打开并把玩了满新买的高达,不慎失手摔坏了,想赔一个结果又没搞到同款。满对此甚不乐意,和他大吵一架冷战一周,广主席没办法了去找他:赔你仨另外的涂装款式还不行吗!一周没见面了我真的受不了啊…满:你撒手,不买到那一款我是不会跟你打炮的。
就在这时候郁乃正好进来了
最终赢家还是高达,啊,机甲,男人的浪漫!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君だけに愛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