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啊敲啊敲着天堂的大门

极其、极其ooc和沙雕的满广满脑洞

最近作业和必须读的书太多了!希望夏天放假之后能找出空来填一填脑坑




想看童年玩伴满和广一起抓独角仙、写作业、玩社团,开开心心直到满陷入弯爱直困境,发觉自己对广怀有沉重的欲望……但是ooc之处就在于满要告白,要讲出来,要看着不知所措几欲拔腿逃跑的广主席气得全身发抖
广主席:我理解尊重你和别人不一样,但是…太对不起了,我不能回应这份感情…
满:ok,行吧,但是你会永永远远记住这件恶心事的(说着就向广逼近
广吓都吓死了,别吧,是要就地正法吗!满把广主席逼到墙角,人也跑不了,只能艰难地抉择到底该推他还是揍他(但是又拉不下脸来
就在主席马上出手推开人逃跑的时候,满一把抱住广主席!就使劲抱了抱,把脸贴在他脸边,然后又很快地放开转头走了,广主席留在原地感到心情复杂得很:哪里恶心了?还好吧?比起就地正法……
后来两个人就没有再讲过话,各自升学工作

直到十多年以后又相遇了:两个人的公司在搞合作,于是阴差阳错地在工作场合重逢,广有点尴尬,但是满完全稳得一批,甚至请广主席去喝酒;广主席仍然拉不下脸来,就去了
喝了一些之后还是聊到了之前的事情,满就非常诚恳地道歉,实在是给你添麻烦了!我那时候还小,还不懂事,不明白给你增加了多少困扰……今天请你喝酒算是正式地道歉,对不起
广简直一个如释重负,鬼使神差地说,啊,没关系的,谁还没有年轻过呢,说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你当时说“永永远远”,可真是让我吓了一跳
满:……?什么永永远远?……表情非常迷茫而真挚,像小羊那样,他真的是忘了
广:……没事!我记错了!
当晚广有生之年第一次喝到回家狂吐,吐得一脸眼泪


接下来我还没想好,其实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是还可以接着写直男广如何不自觉地爱上了满,如何发现爱只是一场幻觉,或者如何做到满十多年前没办到的就地正法……哎,我觉得爱是一场幻觉没错,可是我又很想看他俩搞在一起

评论
热度 ( 13 )

© 君だけに愛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