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啊敲啊敲着天堂的大门

2015.12.31 大言,惭

对于一个和文辞共枕的人,的确如此。

蜂巢与盐:

你要在社交网络里寻找意义吗?那里没有一个字会刻在你墓碑上,也没有一个字能进博物馆橱窗。
死亡实在近在咫尺。有时它隔着一个红绿灯,默不作声打量你。它携来浅浅恐怖与焦虑,我生活其中。
我有秘而不宣的愿望,愿某日投到文学翻译的道旁水洼里(老师总是忧心忡忡,大概它将要干涸),留一两本平庸甚至差劲的集子。为什么?无非自私且俗不可耐的理由:我死后不用多少人悼念,甚至记挂,我只想我的一个碎片活得比我更长。有朝一日一个学语言的学生要找资料,随手抽出本旧书,上边有我不知羞耻地陈在“译”字前边,他打开,我就能借着油墨纸张和喜爱的作家,还上三秒钟的魂。也不需要名留青史,甚至可以作评论家评判译者时拿来鞭尸的角色——因我信仰颇为天真:无论怎样,如果我能高攀上图书馆一个落尘铁书架,我就能同死亡抗争而接近永恒。

评论
热度 ( 46 )
  1. 君だけに愛を蜂巢与盐 转载了此文字
    对于一个和文辞共枕的人,的确如此。

© 君だけに愛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