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啊敲啊敲着天堂的大门

160113

BWV1067。为什么放这一部呢?真嗣君,和1067比起来我更喜欢1007:不管怎样,的确是有种大人的味道。你说得对,音色使然吧,大提琴自身本来就有女性身体的声音。这么说好像也不对,不全然对,我也不知道女性身体的声音。但那不要紧。

 

也不能说是不想碰。说不想碰那只能是糊弄人。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本书上讲,心里都是刻满了人名的公共厕所那么污秽且充满谜团——作者当然是男性啦。兹维格也写过个短篇,讲年轻男子和表姐妹的偷情故事,那小伙儿黑灯瞎火的认错人了,你说这是不是绝?看上去还是什么也不懂的年纪哩,事实上早就不适合听胡桃夹子了。放不开手脚。你经历过一种暂时的狂喜吗,高音拽上去的时刻,德沃夏克第九,四,你在耳机之下感觉到的那种——没有——那就没有。我是想听那种东西,不是单纯的音量刺激。没关系,会有的,手脚都会放开的。放开,打开,开放,就是这意思。这种开放本身也是谜团,不会使现有的疑惑消解,但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此而非彼。不然也无法解释我们何以被造成这样,或者说,我们的神经末梢为什么分布成这样。

 

我爱你,那么当然是想碰——怎么可能不是,你就在这自欺欺人吧。你要面对现实的:一个小疯子,十四岁,极其不安定的小疯子,口出狂言要上了你。口出狂言也是事出有因的,源头要从嘴里和身上去找。这种事儿里的人没有无辜与否,而且一旦掺和,一举一动都必须负责。上了你——这一目标或行动,的确不一定对我有利,的确没有经过所谓慎重考虑,人却说这必须加以慎重考虑。所以我先说我是个小疯子,再说我十四岁,好告诉你我怎样摆脱可能的麻烦——我多么真诚和慎重啊,你录下来了吗?当然,一说出摆脱二字,我就陷入麻烦之中。他们会罚我抄书吗?你会吗?

 

谢谢你,当然你也讨厌抄书。




饿到急了咬自己系列  校园AU

关于青春期性苦闷的一点脑洞

又名  你他妈干之前怎么话这么多

评论 ( 2 )
热度 ( 54 )

© 君だけに愛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