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啊敲啊敲着天堂的大门

除一个草




罗得活下来,墙台坍颓
凌晨我吞咽旧纸和咸水
久置了字迹模糊,坚定地
毁坏它,像曾经叩您的门
“这含泪敲打的……”
而今我不再抬手,毫无声息
穿过电子的回廊夜游
每一次比上次更远,更酸苦
更下贱,更激烈,更请上神坛香烟缭绕
因为死去了变成塑像,因为标本的预言
互文我的生活,因为我的生活顶真您的
因为高楼塔吊、青山渺渺,因为您紧握
今日与明日,所以我像那盐柱死而不得





真诚地道歉为我的城市没有地铁
为孔子和孟子也为他们穷困
为我命里缺金,但话语搀水
为您在电波尽头沮丧——有几秒钟?
(缺少睡眠的声音表情暧昧)

冬天我濒死,春天就苏生
夏天精神瘠薄,太多热消散了
下一季绝无果实甘美,但总是活着
切割春夏丢弃秋日一场死亡的直播
在古老的山野,在年轻的钢筋
您尖锐的模范,我破烂的赝品

于是时间笑着回环整个冬季
而我的城市永远没有地铁





“对古老光芒的回望”
“一柄剑从未渎职”
“挑山工,劳动者,我叫西绪福斯”
全部武器都已枉死
我歌唱等边三角的中心

(黄铜的垂心,钛钢的重心)
神像明白自己的模样
(铱金的内心,水银的旁心)
所以下跪不需要原因
(蔷薇的脸颊,海棠的嘴唇)
每一裙褶都甜美肃穆
(玉兰的前额,鸢尾的眼睛)
谁胆敢盗窃她的贡品

从不祷告,但必须虔信
背负神谕好似吞咽铁钉
固然廉价,但依然有害
像有机玻璃埋入盐碱地

这里卖不卖速食的忏悔?
麻烦拿一罐,不用加热

评论
热度 ( 15 )

© 君だけに愛を | Powered by LOFTER